设为首页 | 收藏一起坚果网 | 帮助中心
小说搜索:

第一卷 第六章

http://www.17jg.com 2013年03月03日11:27 一起坚果网出品

    淡心看着众人都在看着自己和龙震跳舞,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小脸红扑扑的。

    龙震却一脸自豪的看着周围的众人,然后牵着淡心的手下了舞池,去旁边休息了。

    众人见龙震和淡心走了之后,也便随着音乐声开始缓缓起舞。

    “心儿,你想喝点什么,我去给你拿。”龙震温柔的用纸巾擦了擦淡心额头上的细汗。

    “果汁吧!”淡心很是享受龙震的温柔。

    “恩,你先等着,我马上回来。”说完轻吻了一下淡心的额头便起身去拿果汁去了。

    淡心看着舞池中翩翩起舞的伴侣,不由想起自己的幸福,有种恍然如是的感觉,幸福来临的就是这么快。

    俗话说是你的永远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努力也没用。突然间降至的幸福,让淡心内心有些担心,万一哪天龙震突然离开自己该怎么办?

    淡心正想的入神的时候,突然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打断了淡心的思绪“美丽的淡心小姐,能否邀请你与我跳一舞?”

    淡心抬头看着眼前棱角分明,样貌俊毅的张明远时,顿时有些惊讶。

    张明远她不陌生,在众多追求者中,数张明远追的太紧,不过张明远也知道分寸,没有逼得太紧,所以淡心对他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

    看着张明远那期待的眼神,还有那一脸期盼的模样,淡心不知该怎么拒绝,正犹豫挣扎的时候。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我妻子有些不舒服,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看着这个声音的主人那一脸寒冷的目光,张明远并不害怕,收回邀请的手姿,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只能遗憾了,心儿,你好好休息,我先告辞!”

    看着张明远转身离开的背影,龙震脸上透着浓浓的寒光,敢跟自己抢女人,觉对不会让你吃着兜着走。

    看着龙震那冷洌的目光,聪明的淡心怎么会不知道龙震的想法,握着龙震的手说道“没必要和他一般见识,难道你对我不放心吗?只要你不弃,我便不离!”

    听到淡心的最后一句话,龙震不由紧紧的抱住淡心,在她耳边囔囔的说道“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的,我会永远只爱你一人,直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听着龙震那海事山盟,淡心虽然知道爱到海枯石烂那是不可能,但是心里还是很甜蜜的。

    随后两人又在舞池上跳了几曲,那配合默契,舞姿优美的身姿成为舞会上的焦点。

    最后看着淡心额头上沁出了汗水,龙震才停下带着淡心去休息。

    “心儿,累不累?”龙震一边温柔的为淡心擦着汗,一边问道。

    “不累!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淡心开心的笑着说道。

    “我们回去吧!”龙震说道。

    “蒽!”淡心点点头。

    龙震牵着淡心的手走出了大礼堂,驾着兰博基尼向家的方向飞驰而去。

    张明远在被龙震冷声打断之后,脸色很是难看,一个个在角落喝着闷酒。

    “喂,少喝点!喝那么多也改变不了事实啊!”文轩不知何时出现在张明远旁边,开口劝道。

    张明远对文轩的话视而不见,依旧喝着闷酒。

    文轩无奈的苦笑一下,夺过张明远手中的啤酒瓶说道“要喝我陪你一起喝。”说着便把那还剩半瓶的啤酒一口气喝完了。

    两人就这样你一瓶,我一瓶的喝着,没有说别的什么话,一切都在酒中。

    十几瓶啤酒下肚,两人都醉倒在地,呼呼大睡在沙发上,形象算是大煞。

    不过众人都忙着在舞池上跳舞,没有注意到在醉倒在角落的张明远和文轩。

    不一会儿,两人的跟班便把两人架起来送回家去。

    第二天,龙震早早的便醒来了,看着怀中还睡的香甜的淡心,轻轻在淡心额头上一吻,然后轻轻的下了床。

    喜漱之后,龙震下楼吃完早餐便去公司上班了。

    刚要进办公室门,突然吴尚伦不知从哪儿蹿出来,一把拦住龙震说道“吴大小姐在里面!”

    听到吴佳雪在里面,龙震眉头一皱“她来干什么?”0

    “我怎么知道?我给你提过醒啊,你自己进去应付吧!”说着吴尚伦又一眨眼就跑了。

    龙震看着逃跑的吴尚伦,不由苦笑一下,整理好威严的表情,龙震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办公室就看见吴佳雪正坐在办公椅上冲着自己微笑。

    龙震表情严肃的说道“你来干什么?不知道我要工作吗?”

    吴佳雪这时起身向龙震身边走道“龙董,我是来给你做秘书的。”

    看着吴佳雪一身秘书的职业装,龙震无奈了,这是先斩后奏啊!

    只能淡淡的说了一句“随便!”说完便坐在到办公椅上去办公了。

    吴佳雪本以为龙震肯定会拒绝的,谁知这么爽快的答应了,那些想好的办法也都没用了。

    吴佳雪高兴的坐在一旁的秘书办公桌上。

    “阿震……”

    “这里是公司,你是我的秘书,请按规则来,不然就给我走路。”龙震头也不抬的说道,顿时把吴佳雪呛的够呛。

    不过吴佳雪并没有生气,她知道龙震的脾性,为了能和龙震呆在一起,吴佳雪只能按龙震的规矩来办事儿。

    中午时分,龙震还没有打算下班,还继续埋头工作着。

    “阿震,下班了,该吃饭了。”吴佳雪提醒道。

    “你先去吃吧!一会儿给我带点回来。”龙震看着文件说道。

    “嗯,好吧!”吴佳雪应了一声便出去了。

    不一会儿,吴佳雪吃完饭带着一个饭盒,装着龙震爱吃的饭回来了。

    “阿震,来吃饭吧!”吴佳雪打开饭盒,顿时一股饭菜香溢满整个办公室。

    闻着扑鼻的香味儿,龙震忍不住放下手中的工作,来到会课厅,坐在沙发上端起饭盒狼吞虎咽的吃着。

    旁边的吴佳雪一脸深情的看着龙震吃着饭。

    就在这时,突然办公室的门悄悄的打开了,一个带着俏皮笑脸从打开的门缝中伸进来。

    然后一下子闪进来,这人正是淡心,此时淡心提着爱心便当,看着办公椅上空无一人,奇怪的大量了一番办公室。

    突然看见会客厅中的龙震狼吞虎咽的吃着饭,旁边还有一个漂亮的丝毫不输自己的女人正深情的看着自己的老公。

    这时那女人突然拉住龙震吃饭的手,然后轻轻的擦掉龙震嘴边的饭粒。

    龙震说了一声谢谢,便又开始吃起来。

    看到这一幕,淡心心里一阵酸楚,心里感觉有一股气在堵着。

    淡心想走过去问问龙震这个女人是谁,但是脚步却无法挪动一步。

    这时那女人坐进龙震的旁边,依偎着龙震的胳膊说道“好不好吃?”

    龙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不远处的淡心看着两人亲密的样子,顿时心里一阵刺痛,鼻子一酸,晶莹的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

    淡心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不让眼泪流下来,心里万分的想要冲上去质问龙震,但是始终无法迈动一步。

    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淡心又俏无声息的从办公室出来。快速的走出了公司。

    淡心的到来,龙震和吴佳雪两人还毫不知情,龙震吃完饭之后,躺在沙发上准备小憩一会儿,吴佳雪温柔的为龙震按摩着太阳穴。

    龙震没有拒绝吴佳雪的按摩,静静的享受着吴佳雪那娴熟的手法,以前的时候吴佳雪就经常给自己这样按摩,龙震早就习惯了她的手法。

    午休过后,龙震又投入到了工作中。

    却说淡心一路伤心的回到家后,就把自己锁在门里,一个人蒙在被窝里,独自想着会客厅的一幕幕,不知不绝眼泪就流了下来。

    淡心此时很害怕,很害怕,害怕的同时又生气。

    害怕龙震只是和自己玩玩而已,不是真正的爱自己,害怕他会离开自己。

    生气的是龙震和那个女人亲密的样子。淡心其时内心深处还没真正的相信龙震,她的内心深处其实还带着怀疑的,怀疑龙震是不是真的爱自己。

    经过今天这一幕,淡心的怀疑又增加了一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想了,是不是误会了。

    但是一想到龙震和那个女人那亲密样儿,淡心就来气。

    “铛铛铛……”

    卧室的门被敲响了,“心儿,你怎么了?”金莲云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妈,我没事儿,只是有些不舒服,您不用担心。”淡心擦干眼泪说道。

    “哪儿不舒服?赶紧去医院看看,你还有身孕呢!可要注意了。”金莲云关心的说道。

    “妈,我真的没事儿,您不用担心。”淡心说道。

    “心儿,你注意一点啊,有什么事儿要跟妈说啊!”金莲云说道。

    第二十六章误会

    “恩,知道了,妈。”淡心应声道。

    听着金莲云走之后,淡心不由的又陷入了沉思当中。

    此时,在市中黄金地段的一栋大别墅中,张明远和文轩正坐在泳池旁边。

    “文轩,我要把龙氏企业搞挎。”张明远沉声说道。

    “明远,龙氏企业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搞垮的。龙震那人你还不了解,而且还有吴氏集团这个国际性企业在支持着龙氏企业,想要对付龙震不容易啊!”

    文轩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可是详细的调查过龙震这个人的。这龙震此人非常了不得,白手起家,二十岁便挤进了福布斯排行榜的第四百九十名,估计现在已经进入前一百了。

    如此快的积累起的财富,龙震的能力是勿庸质疑的。其实力也是无法撼动的,正是知道了龙震的可怕,所以文轩才会没有信心。

    不过张明远却不知道,他以为凭借自己老爹是市长,想要和龙震斗上一斗还是没问题。

    他龙震再有钱,和官斗他斗的过吗?张明远这样想着,心里的信心倍增。

    夜晚,整个天空在星星的点缀下,显得星辉斑斓。龙震终于处理完了文件,伸了个懒腰。

    一看旁边的吴佳雪竟然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龙震不禁苦笑着摇摇头,脱下外套盖在吴佳雪的身上。

    “小雪,醒醒!”龙震轻轻的推醒吴佳雪。

    吴佳雪揉着睡眼惺松的眼睛打了个哈欠说道“阿震,你忙完了!”

    “恩,走吧!我送你回家。”

    龙震扶着吴佳雪出了公司,开着兰博基尼送吴佳雪回家去了。

    送完吴佳雪之后,龙震便又驱车回家。回到家后,金莲云给龙震开的门。

    “妈,你怎么还没睡?”龙震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这个臭小子到底怎么惹心儿生气了?她去公司给你送完午饭后回来就一直锁在房间里不出来。”

    听了金莲云的话,龙震眉头不由一皱,“心儿今天中午去公司给我送饭?我怎么不知道?”

    看着龙震的确像是不知情的样子,金莲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留下一句“好好把我媳妇哄开心,明天我要见到安然无恙的媳妇。”

    金莲云说完便转身去了房间休息去了。

    龙震悄悄的进了卧室,见灯还在开着,淡心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脸上还带着淡淡的泪痕,龙震不知道自己怎么惹淡心不开心了,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便去浴室洗澡了。

    洗完澡之后,龙震上床想要抱住淡心,却被淡心挣扎开了。

    “心儿,怎么了?”龙震死死的抱住淡心不让她挣扎。

    “哼,放开我!”淡心语气冰冷的说道。

    “心儿,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儿你跟我说好不好?别让我稀里糊涂的好不好?”龙震语气哀求的说道。

    “今天中午的事儿你忘了吗?”淡心语气依旧冷冷的。

    “今天中午?”龙震低囔一句,突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神情,“哈哈,心儿,原来你是吃醋了。”

    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儿后,龙震就放下心了,原来这么简单的事儿,心儿却吃醋了,看来她挺在乎自己的。

    “哼,谁会吃醋。”淡心出口否认道。

    “哈哈,还说没吃醋,我都闻到了浓浓的醋味儿了,心儿,你误会了,那个女人叫吴佳雪,我真的和她没什么关系。你要相信我!”龙震解释道。

    “没关系还会那么亲密,那么暧昧谁看不出来啊!还有必要隐瞒什么?”淡心想起中午的场景胸口就憋着一股气。

    “心儿,我和她真的没关系。我承受她是喜欢我,在追求我,早在加拿大就在追我,但是我早就拒绝她了,她不是我喜欢的,可是她一直死死的不放,我也拿她没办法啊!”

    龙震很是无奈的解释着,没想到淡心的醋意这么大,看来还是个小丫头,不过这醋劲越大,说明她对自己越在乎。

    “那你为什么不和她保持距离?还和她走的那么近?”

    听了淡心的话,龙震顿时被呛的说不出话来,不知该怎么反驳。

    “心儿,你要相信我!我只爱你一人的!”龙震紧紧的搂着淡心说道。

    “我该怎么相信你?拿什么让我相信?”淡心淡淡的说道。

    “难道非要让我的心掏出来给你看吗?”龙震实在没想到淡心怎么这么大的醋意,倒了这个地步恐怕已经不是吃醋了,龙震认为淡心有意是要和自己闹。

    “你掏出来我就看。”淡心的话顿时让龙震抓狂了。

    “你闹够了没?一点小事儿有必要这么咬着死不放吗?”龙震有些动怒的说道。

    淡心挣扎着坐起来瞪着龙震眼中闪着泪花“我闹?一点小事儿?”

    看着淡心那伤心的模样,龙震有些心疼,心一软说道“心儿,我错了,好不好。”

    看着龙震服软了,淡心也放松了一点口气“你哪有错啊?你错哪儿了?”

    “我错在不应该坚定力诀的拒绝吴佳雪。”

    看着龙震已经放下面子认错服软了,淡心也不好在怪下去,只得原谅了他。

    误会就这样解除了,不过淡心还是隐隐感到不安,这种不安是见到吴佳雪之后。

    淡心不知想了什么想了一夜,清晨时分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龙震醒来之后见淡心还在睡觉就没有打扰她。独自洗漱完以后,吃完饭便去上班了。

    淡心睡到九点种才醒来,洗漱完了之后便去学校了,因为还有两个星期就要高考了,所以学校对学生们要求不是很严,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回家去复习也可以。

    坐着豪华礼车,淡心来到了学校。刚下了车,一个男生便走了过来“淡心,我们谈谈。”

    看着张明远严肃的表情,淡心不知道他到底找自己什么事儿,但是淡心还是跟在张明远的身后。

    一路无话,两人来到天台之后。张明远盯着淡心看了一会儿,说道

    “心儿,其时我早就喜欢你了,从一开始就喜欢你,可是一直没有勇气向你表白,直到你今天做了别人的妻子,我才知道我多么的失败,我才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

    心儿,我知道你虽然结了婚,但是我不在乎,你和龙震不合适,我会一直等你的。”

    张明远一脸真诚的看着淡心说道。

    “呵呵,你还是放弃吧!我和阿震是永远不会分开的。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还有比我更好的女孩在等着你。”

    淡心脸色平静的说道,对于张明远的话仿佛跟没听见一样,就像实在听别人的话一样。

    “心儿,我不会放弃的,从今天开始,我要正式追求你,我会打败龙氏企业的,我会让你成为我的女人的。”张明远信心满满的说道。

    “呵呵,随你的便吧!”淡心无奈的笑了笑,她对张明远的这些话根本就不在意,说完淡心便转身走了。

    留下张明远那一身复杂的心态,看着远去的淡心,张明远眼中闪过浓浓的坚毅的目光,自己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你等着。

    龙氏企业大厦

    龙震像往常一样,依旧处理着文件,吴佳雪的到来和纠缠让龙震没有感到多大的不适,就是有些担心吴佳雪的到来会让心儿不好受,害怕在闹出矛盾。

    “铛铛铛……”

    “进来!”龙震头也不抬的说道。

    “喀嚓”一声门被推开,进来的是淡顺。

    “董事长……”淡顺恭敬的喊道。

    “淡顺,有什么事?”龙震抬起头问道。

    “是这样的,最近不知为何,电视台对我们的广告审核越来越挑剔,好多广告都被驳回,不允许播放。”

    淡顺看着旁边的吴佳雪,不明白龙震为什么会换了秘书,但是也只是好奇,不管怎样,他只要对自己的妹妹好就行。

    “恩?电视台驳回我们的广告?”龙震不由眉头一蹙,“是今天吗?你去把电视台台长给我约出来。”

    “是!”听从龙震的吩咐,淡顺便去联系电视台台长去了。

    淡顺走后,吴佳雪开口说道“阿震,你觉得此时会不会有蹊跷?”

    “哼,当然有蹊跷了,一定是有什么人在搞鬼把戏。”龙震眼中寒光一闪,想跟自己斗,那就来试试吧。

    “你觉得会是谁?或者说你最近得罪了哪个官员?”

    吴佳雪不仅仅长的漂亮,脑袋也很是聪明,吴氏集团现在就是由她管理着,可见她的能力也是丝毫不下于龙震多少的。

    龙震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嘴角挂起一丝冷笑,说道“我仿佛已经猜到了。”说完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快速的按了几个号码。

    “阿伦,给我查查张明远。”说完便挂了电话。

    “阿震,需不需要我帮忙?”吴佳雪问道。

    “这点小事儿我还是能搞定的。”龙震自信满满的说道。

    “那好吧,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

    龙震点点头,没在说话,他倒要看看张明远凭借什么给自己斗。

    这时,“叮玲玲”电话声响起。

    龙震接听道“喂!”

    “喂,老板,查清楚了,张明远是本市市长张爱国的儿子。”

    听了吴尚伦的话,龙震冷笑一声挂掉了电话。哼哼,原来如此,市长的儿子,怪不得敢跟自己叫板。

    哼哼,就算你是市长的儿子,想跟自己叫板那也得掂量掂量下。

    龙震对张明远丝毫不放在心上,一个毛头小子,只会利用自己老爹的关系来捣捣乱,翻不起什么大浪。

    “叮玲玲……”

    这时电话声又响起了,龙震接听道“喂!”

    “懂事长,已经约好了电视台台长,他在鸿鼎阁茶楼等着您。”淡顺说道。

    第二十七章小打小闹闹

    “恩,知道了。”龙震挂了电话就准备去会会这个电视台台长,虽然自己可以一个电话打给他,就能把事情谈妥。

    但是龙震却并没有这样坐,因为他认为这么做不好,还是当面和这个电视台台长谈谈,一是让他感到自己对他的重视,二是彻底的收服他,一次性解决以免以后再给自己找麻烦。

    龙震开车来到鸿鼎阁,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电视台台长汪峰所在的包厢中。

    “汪台长,你好啊!”

    龙震一进门汪峰就连忙起身和龙震握手“龙董事长好,能见到你真是高兴。”

    “客气了,哪里的话,请坐吧!”

    汪峰对龙震很是恭敬的,连省长都要礼让三分,他一个小小的电视台台长哪能对龙震不恭敬的道理。

    “今天找汪台长来,想必你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龙震说完,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汪峰。

    “唉,龙懂事长,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啊!”汪峰一脸愁苦的说道。

    “呵呵,汪台长认为他张明远能斗的过我吗?他老爹张爱国见着我都恭恭敬敬的,想必这次的事是张明远吩咐米干的,他老爹还不知道吧。”

    龙震的话一语点中要害,汪峰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想得罪您的,可是得罪不起市长的公子啊,万一我这下了台,一家老小的生活该怎么办啊!”

    “呵呵……”龙震轻轻一笑,把口袋中的两百万的支票放在汪峰面前。

    那汪峰看着两百万的支票,眼中顿时露出一丝精光,脸上的激动神色努力的想要掩饰着。

    “汪台长,这人啊要讲理是不是?我这广告没问题,可得按照规章制度好好的播放,别人的那些恐吓你完全不必放在心上,在省长面前我都有几分话语权,一个市长算得了什么?”

    龙震一翻恩威并施,让汪峰已经彻底投降了。“龙懂事长,你放心,以后即便是在怎么恐吓我,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按规章制度办。”汪峰打着包票的说道。

    “呵呵,这就对了嘛!我还有事儿,先告辞了。”

    “龙懂事长,慢走。”汪峰起身送道。

    张明远的第一个攻势就被自己轻易的给化解了,自己正想找机会把这个台长给拉拢一下,正好这张明远给了自己一次机会。

    不知是不是该感谢一下这个张明远,既然如此那就该礼尚往来的回报一下。

    想到这儿,龙震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冷笑,拿起电话拨通了张爱国的电话。

    “喂,张市长,我龙震。”

    “喔,龙懂事长啊,有什么事儿?”张爱国语气很是恭敬的说道。

    “是这样的,其时也没什么事,我和贵公子闹了一些不愉快,今天他让我的广告播不了,损失了几千万,我也不在乎了,就当扯平了,今天就是给你打个招呼,如果贵公子在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儿,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

    说完之后,不等张爱国还说什么,龙震便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盲音的张爱国,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的儿子也真是太不长眼了,得罪谁不好,偏要得罪龙震。

    连省长都要礼让三分龙震,自己一个市长怎么好得罪。

    “明远呢,赶紧让他给我回来。”张爱国冲一个仆人大声的说道。

    “是!”

    此时张明远和文轩正喝着闷酒。“我就说了龙震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对付的,你不信,这下见识到了吧!”文轩喝了一口酒说道。

    “文轩,我准备开公司挤垮龙氏企业。”张文远刚一说完,文轩差点把喝进嘴里的酒给喷出来了。

    “不是吧!明远,你没搞错吧!龙氏企业可是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啊,你拿什么把它挤垮,你开玩笑吧!”

    张明远的话让文轩简直是太吃惊了,是震惊。无比的震惊。他真的想摸摸张明远的头,看他是不是发烧了,在说胡话。

    “所以我要请你帮忙,借我一千万。”张明远语不惊人的又说道。

    “噗呲!”文轩终于忍不住把酒喷了出来,“一千万,我从哪里给你弄一千万啊!”

    “文轩,你就想想办法吧!”张明远祈求的看着文轩。

    看着张明远的那样儿,文轩不好在拒绝,只能无奈的叹口气说道“我想想办法吧!”

    听到文轩的答应,张明远顿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文轩心里却无比苦闷。

    一阵铃声响起,张明远的电话响起来,“喂,李叔,什么事?”

    “恩,知道了,马上回去。”挂了电话后,张明远报以歉意的说道“不能陪你喝酒了,我爸让我回去,估计有什么事儿。”

    文轩点了点头,张明远拍拍文轩的肩膀说道“少喝点。”

    开车回家后,刚准备进屋,李叔就拉住张明远的手说道“少爷,老爷生着气呢!你可要小心点,好好认错。”

    “怎么了?我爸干嘛生我气?”张明远一头雾水。

    “具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会儿你认错态度好点或许就没事儿了。”李叔叮嘱道。

    “恩。”张明远点点头便走了进去,敲了敲书房的门,推开进入。

    “爸,怎么了?”张明远问道。

    “谁让你招惹龙震的?”张爱国一拍桌子大声的发问道。

    “为什么不能招惹龙震?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张明远不屑的说道,他心高气傲,始终认为名斗不过官。

    可殊不知现在钱多的可以压过权,权力的大小比钱小注定是要被钱压倒的。

    显而易见,龙震的钱已经压过了张爱国的权,所以张爱国注定要在龙震面前低头,不服不行啊!

    “还敢犟嘴!”张爱国见儿子还是冥顽不灵,很是生气。

    张明远被父亲这么一吼,顿时也有些害怕,但是还是倔着脾气不服软。

    “你知不知道龙震可以轻易的让你老爹我从这个市长的位置上掉下来?你怎么不用心想想,省长见了龙震就要给几分面子,别说我一个市长了。”

    张爱国说的话显然张明远没有听进去,“我一定会打败龙震的!”张明远一字一顿的说完便转身走出了书房。

    “你………”听了张明远的话,张爱国顿时气的脸色发青,“不知所谓啊!混小子,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张爱国气的破口大骂“去死吧,老子不管你,看你能怎么折腾,气死我了。”

    张爱国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穿着粗气,真害怕一口气喘不上来。

    “老爷,消消气,少爷年轻气胜,别跟他一般见识。”李叔端着一杯清茶放在书桌上,安慰着说道。

    “这孽子迟早会碰的头破血流,唉。”张爱国缓了一口气,叹着气一副担心的神色。

    张明远离开家后便赶去了学校,其时他心里明白自己想跟龙震斗还差的太远,凭现在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撼动龙震。

    所以他才急需钱来开公司,积攒资本,他相信龙震能在五年内做到世界五百强,自己也能。

    他坚信自己是不会输给龙震的。

    蓝色的法拉利停在学校停车场,张明远从上面下来,向淡心所在的班级走去。

    现在他有事儿没事就喜欢去找淡心聊天,淡心但是对他不反感,这让他感到很开心,同时心里的信心也更加旺盛。

    “心儿……”张明远一脸的哀愁的模样。

    看着张明远一脸的垂头丧气,淡心不由问道“怎么了?”

    “心儿,如果你遇到了事,却得不到家人的支持,你是什么想法?”张明远问道。

    “得不到家人的支持?”淡心不由惨淡一笑,从八岁之后,父亲就没怎么管过自己,何来的支持与不支持。所以淡心也无法给出张明远答案。

    “唉……”张明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要做什么你爸不支持你?”淡心问道。

    “我要打败龙震!”张明远紧紧的盯着淡心的眼一字一顿的说道。

    淡心被张明远这么一说,顿时一愣随即不禁噗呲一声笑了。

    “怎么?你笑什么?”张明远看着淡心掩嘴笑,感觉很不舒服,怎么都认为自己不行呢!这让张明远感到很不是滋味。

    “呵呵,不怕打击你,你真的不是龙震的对手,想要把龙震打败,别说你爸不相信,我更不相信。”淡心淡淡的说道。

    “你……”张明远没想到淡心竟然如此直白的打击自己。

    “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只是你想想阿震在短短五年就挤进世界五百强,这份实力不是说撼动就能撼动的,我说这么多并不是要打击你,看不起你,而是事实求是的说。

    并不是因为阿震是我的丈夫而夸大他,明远,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我们做朋友有何不可呢?”

    淡心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张明远却无动于衷的说道“我不会放弃的,你等着!”说完张明远便起身离开了。

    看着张明远那倔强的背影,淡心无奈的摇了摇头。想醋通他怎么就那么执着呢。

    甩掉这一切,淡心便又埋头开始用功复习了。

    两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到了高考这天。

    黑色六月,有人欢喜有人愁。天空中挂着火辣辣的太阳,炽热的考着大地。

    一群群菁菁学子走进了考场,十二年的寒窗苦读就是为了这两天。

    这两天决定着你的一生。高考就是一道鬼门关,是你的亲爹亲妈,考过了,以后开大奔,取美女,住洋房,许多人抱着美好的憧憬在高考的战场上拼搏着。

    第二十八章争斗

    这两天,龙震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专门陪淡心高考。第一场考试的高考铃声响起了,考生们陆陆续续的从教室出来,个个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有人欢喜有人愁。

    看着淡心从考场中出来,脸上带着淡淡自信的笑容,龙震走上前去问道“心儿,考的怎么样?”

    “还行吧!”淡心笑着说道。

    “不用紧张,保持心态,尽自己的力就好了。”龙震握着淡心的手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恩,我知道了。”淡心说道。

    “走吧,去吃饭,饿了吧!”龙震为淡心系上安全带说道。

    “还好吧!”淡心微微的说道。

    龙震开着兰博基尼载着淡心一路飞驰电闪的开往回家的方向。

    “心儿,回来了啊!快来吃饭。”正在端菜的金莲云看到龙震牵着淡心的手走了进来,连忙拉着淡心的手做到餐桌上。

    “妈,做了这么多菜啊!吃得完啊?”淡心看着满桌的好吃的,差点口水都流下来了。

    “今天你考试,要多吃点才有力气,这可是我亲自下厨为你做的。”金莲云说道。

    “心儿,看到没,妈多疼你,都舍不得为我下厨做几顿饭。”龙震有些吃味儿的说道。

    “嘿,你这臭小子,从小都是谁给你做的饭。”金莲云敲了一下龙震的脑袋说道。

    “妈,那可不一样啊!现在就没见过你给我做过多少饭,还是偏心啊’”龙震撅着嘴说道.

    “你个臭小子,老娘就是偏心怎么地!你能把我怎么地!”金连云插着药神气十足的说道。

    “当然不能把你咋地了!您是我妈,我哪敢把你咋地啊!’龙震撇着嘴说道。

    “那不就得了,吃饭吧!’龙震完败在金莲云得手中,金连云很是神气的坐在那儿给淡心夹着菜,还故意的向龙震一瞪眼。

    “唉,心儿啊,你这一来我的地位现在是直线下降啊!’龙震故作伤心的说道。

    “那要不我走,让你的地位在恢复过来?’淡心带着一脸笑意的看着龙震。

    “别别别,你可千万别走,要不然我妈非劈了我不可!’龙震一脸害怕的说道。

    “心儿、,别理他,他要是敢让你走,看我不把他的皮给拔了!哼!”金连云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瞪了一眼龙震。

    “嘿嘿,妈,你就放心吧!我可不敢把你的宝贝儿媳妇给撵走了,我可舍不得呢!”说完,龙震还狠狠的在淡心脸上亲了一口。

    “讨厌!”淡心娇羞的捶了一下了龙震的胸口娇嗔道。

    “哈哈•••”看着淡心那娇羞的摸样,龙震和金连云不由哈哈笑了。

    “来,心儿,尝尝这个糖醋排骨,这个可是我的拿手好菜。”说着金莲云就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在担淡心的碗里。

    “谢谢妈!”淡心甜甜的一笑,夹起排骨在龙震得眼前晃晃,好像是炫耀一般.

    突然.,龙震一下在把在眼前晃的糖醋排骨给一口从筷子上咬了下来,三下五区二便把那排骨嚼了给吞进肚子里了.”

    反应过来的淡心顿时嘟着嘴嚷道“坏人,你个强盗!竟敢抢我的东西!吼吼…”淡心捶着龙震得胳膊,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与其说淡心在捶打着龙震的胳膊,不如说是在给龙震按摩呢!龙镇一脸得意的任由淡心在那里给自己按摩。

    金连云看着两人打情骂俏的,不由笑了。一顿午饭就在这欢声笑语中结束了。

    吃完饭,淡心正欲帮着金连云收拾碗筷,金莲云连忙拉住淡心说道“心儿,你放着吧!我来弄就可以了,你赶紧去休息吧!下午你还要考试呢!好好睡会儿去……”

    “没事儿,妈,我来帮您吧~!”淡心坚决的说道。

    “心儿,听妈的话,赶紧休息去吧!”龙震说着就一把把淡心抱起来向楼上走去。

    “阿震,你干嘛!快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走好不好!”淡心被龙震这么抱着感觉很是不舒服。

    “不好!”龙震一口回绝道“别乱动!”说完轻轻拍了一下淡心的屁屁,示意她别再挣扎。

    “讨厌啦!”淡心脸色微红的娇嗔道。

    龙震一直把淡心抱到床上,“心儿,好好睡一觉,下午才有精神考试!”

    “嗯”淡心乖乖的点点头。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说完龙震在淡心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不嘛!我要你陪我睡!”淡心搂住龙震的脖子嘟着嘴说道。

    “好吧!”龙震看着淡心那撒娇的摸样,忍不住在她那诱人的红嘟嘟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恩恩”淡心紧紧地搂住龙震,把头埋在龙震那宽阔的胸膛上,感受着那里雄壮有力的心跳,淡心感觉很是温暖和安心。

    龙震轻轻的拍着淡心的背,像是哄小孩入睡一样。不一会儿,淡心嘴角挂着甜甜的微笑进入了梦乡中。

    龙震就这样静静的搂着淡心,一直到两点半的时候,龙震才叫醒了淡心。

    “心儿,该醒醒了!”龙震推醒了熟睡中的淡心说道。

    “嗯,几点了?”淡心睡的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两点半了!该去考试了!”龙震说着便抱起淡心来到了浴室。“你先洗个澡,好好清醒一下,嘿嘿,要不要我帮你?”龙震嘴角挂着坏坏的微笑说道。

    “去去,我才不需要你洗呢!赶紧去出去!”说着淡心推着龙震,把他向浴室外推去。

    “嘿嘿,你真的不需要我帮你洗?”龙震依旧坏笑的看着淡心,看的让淡心心里直发毛,真害怕龙震一冲动把自己在浴室里给吃了。

    “不需要,你快出去啦!”淡心使劲的推着龙震。

    龙震也只是逗逗淡心,他也害怕自己忍不住会把淡心就地正法,那下午估计淡心就没力气考试了,所以龙震理智的推出了.

    等淡心洗完澡,龙震开着兰博基尼载着淡心一路风驰电闪的向学校赶去。好在有警车开道,所以龙震一路畅通无阻的便感到了学校。

    “心儿,别紧张,保持平常心,别担心!相信自己,你一定能行的。”龙震鼓励道。

    “嗯“淡心点点头。笑了笑便走进了考场,龙震突然你拉住淡心的手猛然的把她拉入怀中,在淡心那红润的嘴唇上亲了一口,在淡心娇羞的摸样下得意的一笑,然后便走了。

    淡心看了一眼远去的龙震,脸色微微红着走进了教师.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就在这短短的两个小时内,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命运被决定着.十二年的寒窗苦读,就在这两个多小时中一点点的体现出来.

    随着高考的第二次下课的铃声响起,高考已经进行了一般了.人流顿时从各个教室涌出来,龙震在人潮中找到了一脸笑容满面的淡心。

    “心儿,看你的神色感觉好像考得很不错的样子啊!”龙震牵住淡心的手,温柔的用手绢给淡心的额头上的擦擦细汗。

    “是啊,感觉很不错,这次的题感觉有些简单。”淡心笑容满满的说道。

    “呵呵,你这是会者不能难者不难会,走吧我但你去一家新开的一家韩国料理店,听说味道还不错,今天就好好犒劳你一下。”龙震拉着淡心向车走去。

    “犒劳什么啊!我又没做什么有大功劳的事儿”

    “谁说没有功劳了!即使没功劳也有苦劳啊!再说你肚子里还有我儿子呢,可要好好的补充一下营养。“龙震笑呵呵的说道。

    “是女儿我也不反对啊!嘿嘿,生完女儿在生一个儿子,一儿一女,非常完美!”龙震笑呵呵的说道。

    “切,你当我是猪啊,那么能生啊!”淡心撅着嘴不满的说道。

    “嘿嘿,我可没说。”龙震说着为淡心系上安全带。

    一路无话,兰博基尼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一家新开的高级餐厅。龙震牵着淡心走进了餐厅。刚一走进去,龙震突然感觉到一道冷冷的目光盯向了自己。龙震顺着那道目光忘去,只见张明远正紧紧地盯着自己。

    龙震微微的冲张明远得意的一笑,紧紧地搂着淡心的腰肢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与张明远所做的位置正相对的位置上。“心儿,你想吃什么就点吧!”说着龙震就把菜单递给了淡心,淡心也不客气的在菜单上翻看着。

    由于淡心是背对着张明远,所以淡心也就不知道张明远就在这个餐厅中。龙震看着对面的张明远正和一个中年妇女摸样的白领人士在那里谈论着什么。

    龙震开始没怎在意,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那个中年女子白领好像是工商银行的副行长,为了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龙震悄悄的给吴尚伦发了一个照片,让他把工商银行副行长的照片资料发给自己。

    不一会儿,吴尚伦便把工商银行副行长的照片给发了过来,一对比一看果真是她。龙震有些疑惑,为什么工商银行的副行长会和市长的公子在这里?难道大家都真么给这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孩子的面子,紧紧是因为他是市长的儿子??

    龙震不由开始重视起来,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了。龙震是个很谨慎的一个人,往往会把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这也是龙震为什么会在这么短时间内成功的一个因素之一。

    从张明远和这个工商副银行的会见中,龙震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虽说张明远才十七八岁,但是龙震是从不会小看自己的对手。这又是龙震成功的一个原因。

    正是由于这些种种因素,龙震才能在这残酷的商战中生存下来。

    “心儿,我先去上个洗手间,点完菜就可以上了,不用等我。”龙震起身说道。

    “嗯。”淡心点点头嗯了一声。

    龙震来到洗手间之后,拿出电话给吴尚伦拨通道“阿伦,这几天派人给我好好查查张明远,还有派人给我好好盯住他。”龙震说道。

    “嗯,好的,知道了。对了老板,为什么要盯住张明远啊?”

    第二十九章扼杀在摇篮

    “我怀疑这个张明远要做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必须扼杀在摇篮之中。“龙震语气坚定的说道。

    “老板,这个张明远有必要如此这么做吗?他一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有什么好害怕的啊!“吴尚伦有些不屑的说道。

    “阿伦啊,我怎么给你说的,即便是一个三岁小孩儿,只要对你有危险,那就不能低估,就要好好的防备!”龙震开口教训道。

    “是,我知道了。”吴尚伦受教的说道。

    “知道就好,赶紧去办吧!”龙震说完便挂了电话。

    当龙震从洗手间中出来的时候,来到座位上的时候,正见张明远不知何时坐在了淡心的对面,与淡心正聊得开心。

    不知为何,看着淡心和张明远在哪里聊得畅快,龙震心里很是不舒服。胸口感觉有股火气在往头顶窜着。

    龙震快步的走到座位上,坐在淡心的旁边,伸手搂住淡心的腰肢,亲了一下淡心的脸蛋温柔的问道“点好了吗?”

    淡心却报以羞涩的说道“还有人呢,别这样!”

    “怕什么,咱们是夫妻怕什么。”龙震是故意的在张明远面前弄得这么亲热,就是为了试验一下张明远能不能够忍。

    果真让龙震失望了,张明远看着自己最爱的人和别人亲亲热热的,是个男人都无法忍受,更何况张明远这种暴躁的人了。

    “心儿,我先有事走了,再见!”说完张明远也不等淡心说什么便直冲冲的站了起来走了。

    “好了,人都走了,放开我吧!你这样弄得我怎么吃饭啊!”淡心说道。

    “我就想这样伴着你吃,怎么了?有意见啊!”说着龙震故意还又紧紧的把淡心朝自己怀里紧了紧。

    “好讨厌啊!放开我好好吃饭好不好!”淡心简直是无语了,跟个小孩子似的。

    “你亲我一口我就松开你!”龙震凑着脸在淡心跟前一说道。

    淡心简直无语极了,只能在龙震脸上吧嗒的亲了一口,“这总行了吧!“

    “不行,还要在左边亲一口。”龙震有些耍无赖的说道。

    “你无赖!”淡心被龙震逗得脸色红红的。

    “为就是无赖怎么了,你亲不亲?”龙震一脸的嬉皮笑脸的说道。

    “我服了你了!”淡心屈服了,只能有在龙震左脸上有吧嗒的亲了一下,“这下总可以了吧?”淡心很无语的说道。

    “嘿嘿,你都亲了两下,我也要回报一下才是啊!”说完不等淡心反应过来,就在淡心的脸上亲了一口。

    “讨厌!这下总该吃饭了吧!”淡心白了一眼龙震说道。

    “嘿嘿,吃饭了!”龙震占够了便宜,总算是放过了淡心。

    “哼,便宜都被你占尽了!”淡心嘟着嘴不满的说道。

    “来,吃点这个算是我对你的补偿!”龙震说着把一个生1鱼片放在了淡心的碗里。

    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龙震带着吃饱的淡心开着兰博基尼一路风驰电闪的回家了。

    把淡心送回家,龙震又开车去了公司,由于今天一天都没去公司,最近公司又在忙一些大业务,每天都有一些事需要自己去处理。

    龙震来到办公室,拿起桌子上的文件便开始处理起文件。过了一会儿,吴尚伦敲门进来了。

    “阿伦,有你什么事儿?”龙震抬头问道。

    “阿震,张明远的事儿查出了一点眉目来。”吴尚伦说道。

    “哦,有什么新发现?”龙震好像是很不在意的说道。

    “阿震,原来这张明远竟然开了一家公司,目前投资了已经有两千万了,还在向银行带款。”吴尚伦说道。

    “哦?两千万?他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钱?还准备向银行借钱,借多少?”龙震眉头不由一皱。

    “目前还没有查清他从哪里弄来的钱,他向银行借一千万。“吴尚伦说道。

    “:一千万?他凭什么想银行借?银行借给他?”龙震很是不解,难道仅凭他是市长的儿子就能借一千万。

    “目前只是向银行提出了申请,还没有借下来,据说正在联系工商银行的副行长,我估计很快就会批下来,毕竟是市长的儿子,这点面子还是能够给的。”吴尚伦说道。

    “阿伦,这张明远办公司是为了打败我。”龙震说道。

    “什么?这张明远脑子秀逗了吧!”吴尚伦太惊讶了,这张明远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难道仅凭他是市长的儿子就能斗的过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吴尚伦对这张明远算是非常的无语。

    “他喜欢心儿,自以为打败我的公司就能得到心儿,不管他为何目的,哼哼,就凭他对心儿的垂涎,也足以把他灭掉。”淡心是龙震得逆鳞,不管是谁,只要敢伤害或者对淡心有不轨之心,那震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从种种现象可以表明,张明远对淡心是有不轨之心的,所以张明远已经碰触到了龙震得逆鳞,那么张明远就别想好过了。即便你是市长的儿子又怎样,要是惹毛了,连你这个市长也一起干了。

    “这张明远也太拽了吧,难道他以为就凭他老爸是市长就想跟你斗,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自寻死路。”吴尚伦觉得这个张明远简直是太傻了,真是个毛头小子。

    “既然他想找死,那就成全他。阿伦,一定要把他扼杀在摇篮之中。”龙震刚说完突然有改口说道“不,我要慢慢的跟他玩,我要让他所做的一起都是为他人作嫁裳。阿伦,过来商量商量。”

    那一晚,龙震和吴尚伦在办公室呆了很久,没有人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反正二人离开的时候都奸笑着。

    却说龙震和吴尚伦正密谋设计游戏的时候,张明远却是浑然不知,还抱着信心满满的样子在酒吧中和文轩喝着酒。

    “文轩,这次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的支持我也不可能有资本和龙震斗,谢谢!”张明远一脸真诚的看着文轩说道。

    “咱们是兄弟嘛!别说这样的话。我一直都支持你。”文轩虽然如此说着,但是脸上却是一片无奈和担忧,只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一脸兴奋的张明远却没有注意到。

    “好兄弟,干杯!”张明远端起酒杯说道。

    “干!”文轩也毫不犹豫的端起酒杯碰了一下,扬起头便一口干掉。

    二人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的,一个是因为高兴而开怀大饮,一个是因为担忧,所以借酒消愁。二人很快就最醉倒了,最后两人的跟班各自扶着两人把他们送回了家。

    第二天,还是六七点中,太阳公公就早早的生在了办空中,散发着火辣辣的热气,炙烤着大地。

    路上的行人却不断,一个个的都忙碌着,有的向公司赶去,有的去往学校。

    龙震由于昨晚回来的太晚,今天早上醒的比较晚一些。淡心却是早早的醒来,知道龙震昨晚回来的晚,所以淡心就没有打扰龙震得好梦,悄悄的下了床,洗漱完了之后便来到了厨房,准备今天早上自己来做一顿饭。

    淡心从小就会做饭,所以做起来也挺顺手的。不一会便煎了了三个鸡蛋,然后又煮了一锅皮蛋瘦肉粥。刚把粥盛好,金连云便起来了,看见淡心在厨房做饭,顿时惊讶的喊道“心儿,你怎么做饭啊!”

    “妈,我醒的比较早,反正也睡不着,就随便坐了一点早餐,不知道您吃的惯不。”淡心微微笑着说道。

    “哎呀,有这么个好媳妇,真是我们阿震的好福气啊!”金连云很是高兴的摸样。

    淡心被这么一说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道“妈,您来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金连云尝了尝,顿时细眉言笑的赞道“好吃好吃,不错,不错!”

    听了金莲云的赞赏,淡心顿死觉得喜滋滋的。

    这时,龙震得声音突然从楼上传来,“妈,心儿,你们吃饭都不叫我,是不是大算饿死我啊!”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餐桌上。

    “谁让你懒得不想起来。饿死活该!”淡心说道。

    “心儿,你舍得我死啊!”龙震说道。

    “有什么舍不得的!”淡心说道。

    “心儿,我死了你可要守寡了啊,再说你忍心看着我们还未出生的宝宝一出生就没爹!”龙震故作可怜兮兮的说道。

    “赶紧吃吧,一会儿都凉了。”金莲云看着小两口欢喜的样子,心里也很是安慰。

    “我来尝尝看!”龙震说着就夹起一块烤的金黄金黄的鸡蛋,一口咬了下去,吃完之后顿时竖起大拇指赞道“好吃好吃,心儿的手艺真不错!”

    听到龙震得赞赏,淡心心里也乐滋滋的,开心的说道“那以后我就每天给你做好不好?”

    龙镇刚要拍着手叫道好,金连云却一口回绝道“不好!”

    “妈,这是为什么啊!”龙震一脸的不高兴的说道。

    “哼,亏你还是丈夫呢,你不知道油烟对胎儿不好,而且油烟还对皮肤不好,你是不是想让我们的宝贝心儿变成黄脸婆吗?”听着金连云的数落,龙震顿时暗叹自己粗心了。

    “心儿,真是对不起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些,要不是妈提醒,我可就成罪人了!”说着龙震一脸悔恨的神色。

    “没事的,我又没那么娇贵!”淡心不在意的说道。

    “心儿,话可不能这么说,女人一定要懂得保养,不然等你年老色衰的时候,男人不变心那可就有怪了!”金莲云苦口婆心的说道。

    “妈,您还不相信我嘛,我可是永远都不会对心儿变心的。”龙震说道。

    “这些话别对我说,你要让心儿相信你。”金连云说道。

    “心儿,你相信我,我永远只会爱你一个人的。”龙震一脸真诚的说道。

    “切,我才不会相信你的花言巧语的。”淡心一脸调皮的摸样。

    “那怎么做你才相信呢!”龙震一脸无奈的说道。

    “看以后的表现吧!”淡心说道。

    “好吧,你以后就看我的表现,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龙震自信满满的说道。

    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龙震开着兰博基尼风驰电闪的向学校赶去。

    第三十章暴风雨的前兆

    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学校,目送着淡心走进了考场,龙震便开车去了公司。刚一进办公室的门儿,便看见吴佳雪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帮自己处理着一些文件。

    看着吴佳雪那聚精会神的工作着,龙震一种复杂的心情油然而生,吴佳雪对自己付出的太多了。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自己实在是欠他的太多。

    龙震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甩掉了脑中的的那些烦恼。走进了吴佳雪,吴佳雪却浑然不知的继续处理着文件。

    “小雪,怎么帮我干起了这事儿?”龙震问道.

    “怎么?害怕我偷取你公司的机密啊!”吴佳雪笑道。

    “呵呵,我怎么会害怕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有人帮我处理这些事儿,我高兴还来不急呢。”龙震笑着说道。

    “哼,你可是轻松了,我帮你处理文件,你可有时间陪你最爱的心儿了。!”吴佳雪带着醋意的说道。

    “小雪,我谢谢你,你说想要我怎么补偿你,说吧,我都答应你。”龙震说道。

    “嗯,既然你这么上道,那我也不能辜负你的一片盛情不是,我想想看。”说着吴雪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道,“就带我去游乐场玩玩吧!据说每对情侣都会去游乐场,我们虽然不是情侣,但是让我体验一下好不好?”

    看着吴佳雪那企盼的眼神,龙震还真不好意思拒绝。想了一下便答应了。

    一见龙震答应了,吴佳雪顿时大叫一声,很是开心的样子,这可是龙震第一次陪自己去玩儿,吴佳雪就像得到糖果吃的小女孩一样,脸上路出高兴的笑容。

    看着吴佳雪仅仅是因为自己答应陪她去游乐场玩儿她都这么高兴,自己看来真是害人不浅,以后可怎么办啊。越到以后这对小雪的伤害就越大。

    有时候龙震突然有一种错觉,会把小雪当成自己的妻子一样,每当有这种错觉的时候,龙震就会很害怕,每每过后就会惊出一身冷汗。

    “不过今天行,等明天吧,心儿也考完试了,我们一起去。”龙震刚说完,吴佳雪的脸顿是就黯然下来。

    “那你带你的心儿去吧,我不去了。”吴佳雪一脸的不高兴的说道。

    可能是意识道自己的话对吴佳雪照成了伤害,龙震顿时有些自责,“对不起啊!明天我就只陪你一个人去吧!”龙震说道。

    “你如果想陪心儿去就去吧,我等一天无所谓。”吴佳雪有些伤感的说道。神情很是沮丧,那种哀愁的神色不禁让龙震心里更加惭愧。

    “雪儿,没事儿的,明天我就陪你去。”龙震走进一步说道。

    “太好了,谢谢你。”说着吴佳雪开心的扑进了龙震的怀里,顿时龙震身子一僵,反应过来之后,龙震想要把吴佳雪推拿出自己的怀抱,但是无奈吴雪抱的太紧,没办法把他推开,无奈只能任由她抱着。

    在龙震怀里感受着温暖的吴佳雪见龙震没有强烈的推开自己,心里不由一阵窃喜。感受了一会儿那渴望已久的温暖之后,吴佳雪在龙震得提醒不由恋恋不舍得从龙震得怀抱中里、开了。

    “小雪,我该去接心儿了,她考完试了。”龙震现在心里乱极了,只想躲在没人的地方好好的清静一下。

    “嗯,好的。”吴佳雪乖巧的答应道。

    龙震慌忙的离开了办公室,当坐在车上的时候,龙震不由狠狠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大吼了一声,把心中所有的烦恼都吼了出来,甩了甩头把那些杂念都甩出去了。

    开着车来到了学校,正好考试完的铃声响起了。随着人流淡心夹裹在其中一起出了,龙震看着淡心那娇弱的身躯在那滚滚的人流中挤来挤去的,很是淡心,害怕淡心一个不小心就被那群人潮给吞没了。

    不过龙震还是白白的担心了,他还是低估了淡心的生存能力,别看淡心弱小,但是很快就从人流中脱离出来。

    “走吧!”这次龙震没有在问,因为他知道淡心的实力,没必要再问。

    开着兰博基尼,龙震一路风驰电闪的回到家了。张妈早已做好了饭,吃完饭后,淡心便小小的睡了一会儿。

    龙震来到书房处理着文件,这次对张明远设计的游戏,龙震决定亲自来操控。打开笔记本电脑,龙震看着张明远建立的屠龙有限公司已经上市成为屠龙股份有限公司,龙震不由笑了,不知道这张明远是怎么想的,把公司弄上市了还占着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这样的风险太大不说,还不如不上市,那样就没有因为操纵而弄垮公司的危险了,也不知张明远是真不知道,还得明知故犯。

    龙震摸了摸下巴,冷笑道不管你是怎么想的,现在先不管你,等你成长一段时间在吃掉你,现在你还不够自己塞牙缝呢!

    了解完张明远的动态之后,龙震便开始忙自己的的事了,一大堆文件从公文包中拿出来处理。不知不觉两个小时便过去了。龙震一看手表,都两点多了,于是便整理好公文包,爸妈淡心叫醒便载着她去学校了。

    下午这场英语是最后一门课了,考完了这门,你这个十二年来的付出也到了体现出价值的时候了。

    龙震没有去别的地方,就在这里等着,坐在兰博基尼的车上,开着空调也不觉得热,就在车上处理着文件。

    不一会儿,最后一个铃声便响起了,也宣誓着你这十二年的苦读终于落下了帷幕。一家欢喜一家愁,感觉考得好脸上都路出花来。考得不好的脸上一片愁苦,真让人担心会成承受不住而自杀了。

    不过明天的新闻上肯定会有某某高考生自杀的消息。不过这些都与龙震无关。

    “心儿,考完了,准备想去哪里好好放松一下?”龙震打开车门说道。

    “嗯,明天去吧游乐场玩玩儿,从小就没去过游乐场,以前看着别的小盆友在妈妈爸爸的带领下求游乐场玩儿,我都羡慕不已,所以现在我要补仓一下小时候的愿望。”淡心的话让龙震苦闷不已,明天已经答应了吴佳雪去游乐场的,如今心儿也要去,这个还真不好说。

    想到这儿,龙震脸上不由越发的愁苦,失约于吴佳雪这根本不行,拒绝心儿这更是不可能,烦烦,脑袋都大了。、

    龙震正愁苦的时候,淡心却看出了龙震烦恼的样子,于是体贴的问答“怎么了?你明天有事儿吗?”淡心问道。

    被淡心这么一说,龙震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在心里挣扎了一会儿,龙震只能无奈的叹口气说道,“明天我有点事儿,不能陪你去,要不后天吧!!”

    淡心听了龙震得话顿时心里很是失落,感觉心中空空的,只能一脸沮丧的说道“那好吧!”

    看着淡心那失望的表情,龙震感觉很是过意不去,心里有些惭愧,于是略带惭愧和歉意的说道“心儿,对不起!”

    “呵呵,没事儿,我是那么不明事理的人吗?”淡心随即便消去了那些失落,一脸豁达的神情。

    “嗯,有你这么明事理的老婆真是我的福分!”龙震说道。

    “好了,赶紧回家吧!”淡心说道.

    “好嘞!”顿时兰博基尼像一道利剑一样刷的飞射出去,一路风驰电闪的感到了家。

    刚一进门,金莲云就笑呵呵的拉住淡心的手说道,“心儿,回来了!考完试了就不要再去想了,好好放松放松,来,看我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说着便拉着淡心来到了餐桌。

    “红烧狮子头!”看着餐桌上那香气逼人的菜,淡心不由大声说道。这红烧狮子头可是淡心的最爱,小时候妈妈就喜欢给淡心做这个,自从八岁那年之后,淡心据很少在吃到了,如今看着这盘诱人的红烧狮子头,淡心仿佛看到了当年妈妈给自己做的。

    顿时心里一阵暖流划过,对于金莲云这个婆婆不由更感动了。

    “来尝尝看好吃不。”说着金连云便加了一个红烧狮子头在淡心碗里。

    淡心一吃,顿时大叫好吃,那个味道和当年母亲做的差不多。淡心吃的很是开心,金莲云看着也很高兴,婆媳俩的笑容也不由带动了龙震,龙震也没有之前那么苦闷了,。

    一顿饭就这么愉快的吃完了,金莲云拉着淡心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聊着天。龙震则在办公室里处理着文件。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龙震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打了个哈欠便做准备去睡觉了。来到卧室看见淡心已经睡着了,龙震便轻轻洗浴之后便上床了。刚躺下之后,淡心便抱住了龙震,把头埋在龙震的胸口。

    “心儿,怎么还没睡?”龙震有些吃惊的问道。

    “不抱着你我谁不着。”淡心嘴里嘟囔道。

    听了淡心的话,龙震不由把淡心紧紧地抱紧,嗅着淡心那缕缕的发香,龙震轻轻的拍着淡心的玉背。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太阳早早的便生在了半空中,阳光穿透窗户照射在床上,龙震不由得醒了。看见淡心还在睡觉,龙震没有叨扰她,一个人悄悄的起床了。

    洗漱完之后,龙震吃过张妈做的早餐后,便去吴佳雪的家里接她。

    “滴滴”龙震得兰博基尼在吴佳雪家的大门口按了几下后,吴佳雪便跑了出来,看见龙震之后,吴佳雪顿时高兴的打开车门,“阿震……”妩媚佳雪甜甜的喊道。

    “小雪,你吃早饭了没有?”龙震发动车子,像利剑一样飞射出小区外。

    “吃了啊!”吴佳雪说道。

    一路上吴佳雪显得很是兴奋,唧唧咋咋的跟龙震说着不停。龙震听着吴佳雪的话时不时的搭着腔,不过这龙震心里隐隐有些担心什么,心里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具体是什么,龙镇也说不上来。

    不一会儿便来道了游乐场,或许是今天放假,高考才结束,游乐场有许多人。吴佳雪一来到游乐场顿时高兴的向个小孩子一样。

    第三十一章暴风雨来临

    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学校,目送着淡心走进了考场,龙震便开车去了公司。刚一进办公室的门儿,便看见吴佳雪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帮自己处理着一些文件。

    看着吴佳雪那聚精会神的工作着,龙震一种复杂的心情油然而生,吴佳雪对自己付出的太多了。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自己实在是欠他的太多。

    龙震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甩掉了脑中的的那些烦恼。走进了吴佳雪,吴佳雪却浑然不知的继续处理着文件。

    “小雪,怎么帮我干起了这事儿?”龙震问道.

    “怎么?害怕我偷取你公司的机密啊!”吴佳雪笑道。

    “呵呵,我怎么会害怕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有人帮我处理这些事儿,我高兴还来不急呢。”龙震笑着说道。

    “哼,你可是轻松了,我帮你处理文件,你可有时间陪你最爱的心儿了。!”吴佳雪带着醋意的说道。

    “小雪,我谢谢你,你说想要我怎么补偿你,说吧,我都答应你。”龙震说道。

    “嗯,既然你这么上道,那我也不能辜负你的一片盛情不是,我想想看。”说着吴雪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道,“就带我去游乐场玩玩吧!据说每对情侣都会去游乐场,我们虽然不是情侣,但是让我体验一下好不好?”

    看着吴佳雪那企盼的眼神,龙震还真不好意思拒绝。想了一下便答应了。

    一见龙震答应了,吴佳雪顿时大叫一声,很是开心的样子,这可是龙震第一次陪自己去玩儿,吴佳雪就像得到糖果吃的小女孩一样,脸上路出高兴的笑容。

    看着吴佳雪仅仅是因为自己答应陪她去游乐场玩儿她都这么高兴,自己看来真是害人不浅,以后可怎么办啊。越到以后这对小雪的伤害就越大。

    有时候龙震突然有一种错觉,会把小雪当成自己的妻子一样,每当有这种错觉的时候,龙震就会很害怕,每每过后就会惊出一身冷汗。

    “不过今天行,等明天吧,心儿也考完试了,我们一起去。”龙震刚说完,吴佳雪的脸顿是就黯然下来。

    “那你带你的心儿去吧,我不去了。”吴佳雪一脸的不高兴的说道。

因缘而起ZIP下载 | 因缘而起TXT下载 | 因缘而起UMD下载 | 因缘而起JAR下载

小提示:按← →键翻页;按回车键ENTER返回本书目录